Posts Tagged ‘刘宝瑞’

定场诗的那些事

cappuccino Posted in 资源周边,Tags: , , , , , , , , ,
0

pingshu
定场诗又叫书词儿,简单来说就是相声、评书甚至戏曲演员为了吸引观众注意力,在每次演出最开始说的一首诗。它主要有这么几个作用:
1.聚拢听众的注意力,使大家压言。
2.抖出笑料,暖场。
3.为正文的内容打伏笔,留悬念。
4.有教育意义,劝人向善,感悟人生。

一首诗一般是在每次演出最开始说。在诗的最后一句话换气处拍醒木,也有在最后拍的,也有在说诗之前先拍一下的。说的时候音量较正常要低,观众听不清楚自然停止吵闹,以达到压言的目的。
这小木头为什么叫醒木呢,刘宝瑞先生是这么解释的:在书馆里头说书,有去得早的“书坐儿”,喝着茶,聊着天儿,时间一长老不开书,他睡着了。怎么办哪,我这儿要开书了,啪!一拍这小木头,他就醒了,所以叫“醒木”。

听书的时候会发现有的人会一首都不说,多见于录音室或者电台播出的版本。像田连元的《水浒传》,《杨家将》。单田芳的《白眉大侠》。袁阔成的《三国演义》。其主要原因我想缘于其主要功能已无用武之地了,那个时代的他们也许想让自己的书跳出传统评书的框框。

有的在一部书开始时候说一首,以后每集就不说了,只用“书接上文”,“接演前文”之类的话语开场。像王玥波的雍正剑侠图和聊斋系列。

有的每集都说一个。像郭德纲的善恶图。其实郭德纲的单口几乎每场都会有一首精彩的定场诗放出,郭老板还是非常厚道的,也能看出他对传统相声评书形式的钟爱和加以传扬的决心。

古今中外这些大大小小的定场诗,多都出自《镜花缘》,《三言二拍》。有的摘自正统史书。有的是师父口传。有的直接出自历代皇帝之手。所以不少都有很大文化价值。它们经过艺人们的演绎,少了些正统文言的晦涩,多了些说者自身的理解与风格,很好的把精深的中国文化传扬了出去。

 

听果相关资源跳转 :
田连元的《水浒传》:
【转到】田连元->水浒传
田连元的《杨家将》:
【转到】田连元->杨家将
单田芳的《白眉大侠》:
【转到】单田芳->白眉大侠
袁阔成的《三国演义》:
【转到】袁阔成->三国演义
王玥波的雍正剑侠图:
【转到】王玥波->雍正剑侠图2->雍正剑侠图2 第1回
王玥波的聊斋系列:
【转到】王玥波->聊斋之云萝公主
郭德纲的善恶图:
【转到】郭德纲->善恶图

注:
jinghuayuan
《镜花缘》:清代百回长篇小说,是一部与《西游记》、《封神榜》、《聊斋志异》同辉璀璨、带有浓厚神话色彩、浪漫幻想迷离的中国古典长篇小说。作者清代著名小说家李汝珍。百度百科链接:
http://baike.baidu.com/link?url=6DFekfevILrEwH_XSQA6F8t9uCIG2lfuOnZlfbiU80GjQLhzYdMMpYkAsKMOUYIzixy29ZXX66FvhMXwp66TWLxB2OGxUN2o-9TLZqbpTonIYP26MDzAIxul83qhVqMl
jinghuayuandonghua
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拍摄过四集同名动画,其中第四集《两面国》多次获奖,视频链接:
http://g.hd.baofeng.com/play/412/play-160412.html?format=480P

 

sanyanerpai
《三言二拍》:明代五本著名传奇短篇小说集及拟话本集的合称。“三言”即《喻世明言》、《警世通言》、《醒世恒言》的合称。作者为明代冯梦龙。“二拍”则是中国拟话本小说集《初刻拍案惊奇》和《二刻拍案惊奇》的合称。作者凌蒙初。百度百科链接:
http://baike.baidu.com/link?url=Glav2L90bqvYOF-DAY2XPGDt4SpGgWvxNDtli5ZCxakmtgO6r420yTd25GDMAv3NI2scZWHtDhjZD7hZP4HYrYRZgnTKgoSazghM-LtZlIy
由谢晋导演,濮存昕主演过同名电视剧:

 

quyi
刘宝瑞讲述定场诗的文章,刘宝瑞述、殷文硕整理,摘自《曲艺》八三年九月号:
文本链接:http://fruitlab.net/site/?p=999
音频收听:

刘宝瑞先生聊定场诗

cappuccino Posted in 佳作赏析, 资源周边,Tags: ,
0

说单口相声,一般的习惯,一上场,先说几句“开场白”。有时候哪,也说几句“定场诗”,又叫“书词儿”。就仿佛唱单弦,上场先来段“岔曲儿”;或者评弹,先唱段“开篇”。
这定场诗啊,有时候说几句七言诗,有时候来几句“西江月”。在说以前,必须拍一下“醒木”。啪!怎么叫醒木哪?在书馆里头说书,有去得早的“书坐儿”,喝着茶,聊着天儿,时间一长老不开书,他睡着了。怎么办哪,我这儿要开书了,啪!一拍这小木头,他就醒了,所以叫“醒木”。拍完这醒目,要说几句定唱诗。有这么一首诗:

八月中秋白露,路上行人凄凉;
小桥流水稻花香,日夜千思万想。
心中不得宁静,清晨早念文章;
十年寒苦在书房,方显才高智广。

这首诗叫什么诗哪?叫“藏头诗”。怎么叫“藏头诗”哪,字头接字尾。您看着头一句“八月中秋白露”最后一个字是“露”,哎,第二句的头一个字也是“路”,借字抄音,接上了。“路上行人凄凉”。那位说,这第三句没接上,“小桥流水稻花香”,这“小”字跟“凉”字就接不上啊!哎,能接上。您看哪,“凉”字底下不是有个“小”字儿嘛,“小桥流水稻花香”。“日夜千思万想”,“禾、日”念“香”。哎,这又接上“日”字儿啦!“日夜千思万想”。“心中不能宁静”,这个“想”字儿下边是个“心”字儿。“心中不得宁静,清晨早念文章”,“静”字儿旁边不是有个“青”字吗,“清晨早念文章”。“十年寒苦在书房”,文章的“章”字最后是个“十”字儿,“十年寒苦在书房”,“户、方”念个“房”啊,“方显才高智广”。这叫“藏头诗”。
还有的书词儿时说景儿的。春、夏、秋、冬四季都有景儿。您比方,冬天说雪景吧。说雪景的诗有很多,唯独我们单口相声中,这雪景的诗跟其他的雪景的诗,词儿不同。怎么?他这里头得逗乐、得有笑料。
您比方,在《三国》里头,“三顾茅庐”。刘玄德二顾茅庐未遇,碰见诸葛亮的岳父黄承彦,说了一篇《梁父吟》,那是个雪景儿,词儿是这么说的:

一夜北风寒,万里彤云厚,
长空雪乱飘,改进江山旧。
仰面观太虚,疑是玉龙斗。
纷纷鳞甲飞,顷刻遍宇宙。
骑驴过小桥,独叹梅花瘦

哎,这个雪景写得就不错,可要是比起我们说相声的雪景来,他还差一点儿。因为什么哪,我们这个雪景啊,是雪而不露雪。这首诗里一个“雪”字儿都没有。可是您细一捉摸呀,哎!就是下雪哪!我说说,您听听:

天上一阵黑咕咚,好似白面往下仍,
倒比棉花来的冲,如柳栽花一般同。
黑狗身上白,白狗身上肿;
坟头总比馒头大,井口儿是个大窟窿。

您听这不是下雪嘛?就是下雪哪!“黑狗身上白”,黑狗身上落上层雪,能不白吗;“白狗身上肿”,白狗本身就是白的,又落一层雪,显得个儿大啦!就跟肿起来一样了。
我们说定唱诗啊,里边就得有笑料,刚才这首诗哪,就有笑料。
还有什么“大实话”呀,“大瞎话”呀,让您听着就可乐。您象“大瞎话”,一句实话没有。是这么说的:

腊月三十月光明,树梢不动刮大风。
只刮得碌碡满街跑,碌碡让鸡蛋撞了一个大窟窿!
鸡蛋坏了用钉子钉,碌碡破了用线缝。
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新鲜事儿,
臭虫坐月子,养活一个大狗熊!

您听,一句实话没有吧!
还有一种“颠倒诗”,也属于大瞎话。

南北大街东西走,十字街头人咬狗,
拣起狗来砍砖头,倒叫砖头咬了手。
有个老头才十九,嘴里喝藕就着酒,
从小没见过这宗事儿,三轮儿拉着火车走。

哎!您听这象话吗?!
另外,我在剧场演出的时候,还说过这样的书词儿:

大燕打食四海飘,为儿孙垒下窝巢;
终朝打食几千遭,唯恐儿孙不饱。
小燕将养数日,臂膀扎下翎毛。
忘了父母养育劳,展翅摇翎飞了。
飞到荒郊野外,遇见避鼠的狸猫。
连皮带骨一齐嚼,可叹小燕的残生--丧了!

几句书词道过,余不多表,下演一部醒世金铎。醉罗汉–济公全传!接演前文:昨天已然说的是:乾坤盗鼠–华云龙,姑子庵会(一)夜间刀伤少妇。泰山楼白昼杀秦安,夜入秦相府,盗取秦丞相八宝透剔玲珑白玉镯,丞相恼怒,才派赵永路、杜振英,会同济公长老,要捉拿华云龙(拍醒目)往下不会!
这不废话嘛!
怎么往下不会呀,我是说单口相声的,您让我说评书,那……那哪行啊!
那位说了,您刚才这几句挺熟啊,啊,我就学了这么几句。
还有这样的书词儿,您一听就可笑:

天地玄黄宇宙浑,有一年八月十五打了春。
那一年的事情好奇怪,提将起来吓坏人。
种茄子愣接独头蒜,老窝瓜变成狗头金。
杨八姐游春骑着一辆自行车,眼望着南店,哈哈大笑,可又泪纷纷。
她一只眼哭,一只眼笑,哭了声,小白脸儿的丈夫--程咬金!
只皆因大破天门阵你死得苦,那本是刘伯温害你命归阴。
心中恼怒黄三太,决不该手榴弹炸死了潘巧云。
乱七八糟大杂烩,到下面,三堂会审--窦尔墩!

您看,我还没说相声哪,光说这一个开场白就把大家逗乐了。
还有《黄半仙》前面的书词儿:

六月三伏好热天,京东有个张家湾。
老两口子当院正吃饭,来了个苍蝇讨人嫌。
这个苍蝇叼走一个饭粒儿,老头一生气就追到四川。
老婆家中守了仨月,书没捎来信没传。
请了个算卦的先生来占算,
先生说:按卦中断--老头这趟是伤财、惹气白赔路费钱!

还有的书词儿,搁哪儿都合适。

远看忽忽悠悠,近瞧飘飘遥遥。
不是葫芦,不是瓢,在水中一冲一冒。
这个说像足球,那个说象尿泡,
而人打赌江边瞧,原来是两个和尚洗澡!

 

刘宝瑞述、殷文硕整理,摘自《曲艺》八三年九月号

刘宝瑞音频:

感悟人生的定场诗

cappuccino Posted in 资源周边,Tags: , , , , , , , ,
1

dayan
大燕打食四海飘,为儿孙垒下窝巢。
终朝打食几千遭,唯恐儿孙不饱。
小燕将养数日,臂膀扎下翎毛。
忘了父母养育劳,展翅摇翎飞了。
飞到荒郊野外,遇见避鼠的狸猫。
连皮带骨一齐嚼,可叹小燕的残生丧了。

这是刘宝瑞大师的版本。王玥波也用过,不过他稍作了修改,缘此读得的比较上口,语速也比刘宝瑞的快一些。当然郭德纲也用过。

 

听果相关资源跳转 :
王玥波提到本诗的段子:
【转到】王玥波->雍正剑侠图1->雍正剑侠图 第1回
郭德纲提到本诗的段子:
【转到】郭德纲->水浒传->水浒传 2
【转到】郭德纲->大话刘罗锅->大话刘罗锅 第十二回

 

多收录几首耳熟能详,风格相似的定场诗供大家欣赏:

曲木为直终必弯,养狼当犬看家难。
墨染鸬鹚黑不久,粉刷乌鸦白不鲜。
蜜饯黄莲终需苦,强摘瓜果不能甜。
好事总得善人做,哪有凡人做神仙。
【转到】郭德纲->今古奇观->卖油郎独占花魁 1
【转到】郭德纲->蒸骨三验->蒸骨三验 第四回

天为罗盖地为毯,日月星辰伴我眠;
何人撒下名利网,富贵贫困不一般;
也有骑马与坐轿,也有推车把担担;
骑马坐轿修来的福,推车担担命该然;
骏马驮着痴呆汉,美妇常伴拙夫眠;
八十老翁门前站,三岁顽童染黄泉;
不是老天不睁眼,善恶到头报应循环。
【转到】郭德纲->今古奇观->因果报 10
【转到】郭德纲->今古奇观->活捉满文臣 1
【转到】郭德纲->善恶图->善恶图1

说书唱戏劝人方,三条大路走中央。
善恶到头终有报,人间正道是沧桑。
【转到】郭德纲->今古奇观->莫小三 上
【转到】郭德纲->今古奇观->断指记 上
【转到】郭德纲->今古奇观->韩秀才娶妻 上篇
【转到】郭德纲->今古奇观->李玉英奏本 1
【转到】郭德纲->今古奇观->刘元普 上
【转到】郭德纲->济公传->济公传 第十四回

刘宝瑞相声

尚志 孙 Posted in 内容更新, 相声,Tags:
0

728da9773912b31b7b9cc5e58718367adbb4e10e

有“单口大王”美誉的已故相声大师刘宝瑞先生生前创作和改编了许多经典的作品,至今许多相声段子仍然是脍炙人口,令大家百听不厌、耳熟能详。

目录(点击即可在听果中打开):

一匹马